精彩小说尽在久久小说下载网!

久久小说下载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仙侠修真 > 《执魔》在线阅读 > 第1267章 逢魔于陌生

书签

第1267章 逢魔于陌生

我是墨水

    【久久小说下载网www.txtbook.org】,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沿路,深入。

    那路,是神秘黑球神丸所造,以超越第二步的道法规则交织而成。

    辛夷女与酒小酒一路朝着星纪宫深入,与神色淡然的辛夷女不同,酒小酒的内心充斥着不安与恐惧。

    越是深入星纪宫,混沌虚空中,紫黄二气便碰撞的越猛烈,那种程度的碰撞,就仿佛有成百上千的仙尊、仙王在虚空中厮杀一般,令人心悸,不敢沾惹。

    再往前,混沌虚空之中,时不时得有一具具浮尸飘过。

    有人尸,有妖尸,有魔尸。

    有修为低微之尸,亦有仙帝准圣之尸。

    有微若尘埃之尸,也有巨若星海之尸。

    有陨落不足百年之尸,亦有死去不下亿万年的古尸。

    每一具尸体,都或多或少保持着临死时的复杂表情:似恐惧,又似无比惊叹、愉悦、满足。

    待得酒小酒细细观察,才发现,这些浮尸其实并不是实体,而是类似海市蜃楼一般的影象。

    “这些尸影真是渗人…”酒小酒颤声道。

    “星纪宫中,曾有一池,名曰化雷池,用以繁衍本源雷海。被化雷池所杀之人,会被雷池记忆,逢有缘者至,则尸影幻化,群雷相迎。如今,化雷池虽已不在,本源雷海却还在此,故有此景。”辛夷女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好特别的欢迎仪式…如此说来,前辈与我,竟是被此地目不可见的本源雷海迎接了么?只是若能选择…这种迎接方式,我宁可不要…”酒小酒恶寒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…此地本源雷海所迎接的,并非你我。尸影浮动的路线,是圆,位于圆心者,才是群雷迎接之人。”辛夷女抬起葱葱玉指,朝星纪宫深处轻轻一指。

    “宁前辈果然是在此地吧?能令群雷相迎,真不愧是前辈…”辛夷女钦佩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飞行了多久,二女终于来到路的尽头。

    一座雪山漂浮在星纪宫的核心处,有终年不化的积雪沉积于山中,酒小酒方一踏入此山,便感到有不尽哀思扑面而来,如悼,如缅,如怀。

    “何人擅闯小北极山!”

    几乎是二女踏足此山的瞬间,数道星光从山中飞出,落地,化作一个个百丈之巨的星魔巨人。

    这些星魔巨人似乎是雪山的守卫,见有陌生人擅闯,故而出面阻拦。唯一奇怪的是,这些星魔巨人说话之时,并不敢太大声,而是低声细语、小心翼翼,就仿佛担心声音太大,惊扰到什么一般。

    要知道,星魔巨人正常说话的声音,可是堪比轰雷的。

    “嗯?是你?”几名星魔巨人之中,一个长胡子及地的老星魔,认出了辛夷女。

    他是此地星魔的首领,道号苍星子,修为已然达到了半步准圣之境。

    星魔一族,生性高傲,苍星子身为此地星魔之主,更是眼高于顶之辈,纵然认出辛夷女,眼神仍是淡漠、倨傲。

    “是宁前辈的神秘黑球,带我们来此的。”辛夷女并不介意对方的口气,平静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呃?居然是黑球大人带你们来的?咳咳咳,不知贵客登门,有失远迎,失礼失礼。”闻言,苍星子内心咯噔一跳,大感惶恐,哪还有平素半点傲慢,语气顿时变得客气无比。

    “黑球大人?”酒小酒感到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既觉得这些星魔前倨后恭好笑,又觉得这些星魔称呼神秘黑球的方式好笑。

    小球又不是人,算是哪门子大人?

    “嘘,这位贵客,此地不可大声说话。宁前辈此时正在山中悟道呢,不可打扰。”苍星子紧张兮兮地劝道。

    就好似打扰宁凡感悟,是多么可怕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前辈果然在此…”辛夷女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转而又有些遗憾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虽在此地,却正逢感悟的关键时刻,如此一来,我却是不便进山,与前辈相见了。”辛夷女幽幽叹道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不打紧。前辈此番感悟,并未阻止我等星魔上前观摩,我等星魔能进山中观前辈悟道,道友这等贵客自然也去得。”苍星子呵呵一笑,便领着二女进了山。

    入山之路,一路飘雪。

    积雪最深处,形成了一片皑皑雪谷。

    宁凡长立于雪谷之中,右手抬起,按在一座矮矮石碑之上,目光专注。

    石碑正面无字,背面,也无字。

    但当宁凡眼覆青芒,看这石碑时,竟是从石碑之上,看到了常人无法看到。

    此碑,赫然竟是紫薇仙皇昔日亲手所立!

    其上文字,亦是紫薇仙皇亲手所刻,每一个古字之中,都有逆圣气息蕴含其中!

    【逢魔碑】。

    【立于逢魔时】。

    【毁于一念】。

    【碑毁人存】。

    【碑在人亡】。

    【魔兮时兮】

    “这石碑所刻,究竟是何意;未能修复的多闻无双,又为何指引我来到此地…”

    “我修复多闻无双,仍旧差了少许,差的,究竟是什么…”

    最近这段日子,宁凡都在忙于修复多闻无双,失败的次数越多,摸到的头绪也越多。

    拥有万物沟通本领的宁凡,一度试图和多闻碎片直接沟通,然而涉及修复之事,却屡屡得不到回应。

    直到昨日,他才和多闻碎片交流成功。

    【宁凡:请问,我要如何才能真正修复你。】

    【多闻:去逢魔碑…先去…逢魔碑…】

    【宁凡:逢魔碑位于何处?】

    【多闻:星纪宫…小北极山…】

    于是宁凡来到了此地,找到了逢魔碑。

    虽说找到了此碑,宁凡却不知此碑用途何在,亦不懂,碑上所言何意。

    他试图用万物沟通来和逢魔碑直接交流。

    但。

    逢魔碑拒绝和他对话。

    并不是二者之间无法交流。

    只是对方…不愿。

    “碑兄,你既不愿与我交谈,我便只有出此下策,冒犯了…还望碑兄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宁凡将手掌按在石碑之上,细细感悟。

    丝丝缕缕的心神之力,朝着石碑之中侵入,试图直接与石碑建立心神层面的沟通。

    无奈的是,宁凡的心神之力一次次被弹回,想要走入对方内心,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恍惚间,宁凡有了某种错觉,眼前的逢魔碑,就像是一个有些抑郁、自闭的少年,不愿他人窥探内心。

    不过,逢魔碑并未用强硬的方式,拒绝宁凡的心神,仅仅是温柔的弹回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逢魔碑内心深处,也是有些矛盾的:性格自闭的同时,大概也渴望着被人理解吧。

    宁凡对于逢魔碑的内心想法有了诸多猜测,于是乎,即便被逢魔碑一次次回绝,仍旧没有放弃,而是不断纠缠,死缠烂打…

    终于,终于。

    逢魔碑的心防有了一丝空隙,放了宁凡一缕心神进入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逢魔碑的内心世界么?”

    宁凡的心神,进入到一片同样白雪皑皑的世界。

    逢魔碑的内心,是一片雪山,那雪山像极了星纪宫的小北极山,却又比小北极山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雪山之上,风雪遮天。

    这雪,很冷,以宁凡心神之坚,都在此刻感到了一丝寒冷。

    遥远处,山路上,一个模糊人影长立雪中。

    当宁凡察觉到这道人影时,立刻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阁下,就是碑兄么?还请留步,与我相谈。”

    可对方并没有留步。

    更不愿和宁凡有半句交谈。

    宁凡一路追去,它却逃离一般,越逃越远。

    见此一幕,宁凡自不打算轻易放弃,愈发快速的追去,所过之处,在积雪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深深的脚印。

    那模糊人影也在踏雪而逃,却,没有在雪上留下半点足迹。

    似与宁凡之间,有着某种本质上的不同。

    渐渐地,宁凡追得近了,这才隔着风雪看清,他所追赶的,其实并不是什么碑兄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名少女。

    一个周身裹在火红斗篷中的少女。

    “原来阁下是一位姑娘,失礼了…”宁凡歉然道。

    闻言,逢魔碑少女脚步一滞,似乎终于想要回应宁凡什么了,可旋即,她又不知是在顾忌什么,只幽幽一叹,终是头也不回,继续向风雪深处逃离。

    那是她不经意的一声叹息。

    但传至宁凡耳中,却如同振聋发聩一般,使得宁凡心神激荡,难以自持。

    怪事。

    这逢魔碑随便一声叹息,竟能影响他的心境。

    更怪的是,越是与少女的距离拉近,宁凡便越是从少女身上感到了一丝陌生。

    彼此陌生,本是正常之事,毕竟,今日才是宁凡第一次见到逢魔碑。

    令宁凡奇怪的是,这种陌生感,似乎是逢魔少女刻意营造出来的假象。

    彼此初见,对方为何要刻意营造出彼此陌生之感,似乎有些…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掩饰什么,你究竟在畏惧什么…”

    宁凡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他来此地,本是冲着多闻无双的提示而来,可此刻,他却对这逢魔碑本身有了一些在意。

    少女的脚步再度一滞,而后,逃得更快,更快了…

    更在此时,石碑心神世界之中,风雪瞬间增大了无数倍。

    宁凡的心神被那风雪一卷,竟是蹭蹭连退,再难追赶少女。

    最终,宁凡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的身影,在风雪深处消失。

    “如此不愿与我相见么,可若是不愿,又为何同意我一缕心神进入…”宁凡眉头皱得更深。

    愈发疑惑逢魔碑少女的怪异行为。

    很在意,无法忽视的在意…

    就算不为多闻无双…也想和她见上一见,否则便因此事有了心结。

    风声很大,却没有少女的回答。

    宁凡微微沉吟,若有所思,任风雪寒冷,冻彻心神,也没有将心神从碑中收回。

    他张顾四望,试图从白雪连天之中,找到一丝半点少女逃离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,找不到。

    若对方不愿相见,则宁凡无论如何,都难寻到对方。

    毕竟,这里是对方的内心世界。

    “或许我可以直接动用万物认主的能力,令此心神世界易主,如此便可轻易寻得那名少女,可如此一来…”

    宁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最终也没有动用万物认主的能力,来破坏此界的归属判定。

    他不想这么做。

    “或许,你并非是不愿与我相见,你只是不愿我见你…”宁凡于风雪中四望,自语。

    风声入耳,似乎乱了一拍,有了片刻的混乱,可,仍旧没有夹杂少女半点回应。

    “你不愿我见你,可你却躲在风雪中的某处…看着我?这是何故?”到底是感知敏锐之人,宁凡终于从藏于风雪的某处,察觉到了一道视线。

    应该是那名少女在隔着风雪,看着他吧。

    “也罢…”

    宁凡摇摇头。

    虽察觉到少女的方位,可终究没有再度追过去。

    对方既不愿相见,他便也不强求了,索性盘膝于少女的心神世界中,自行感悟起来。

    见宁凡不再追赶自己,少女似乎松了口气,又似乎,感到了…遗憾。

    少女的身影,化作一片片雪花,归入这片心神世界。

    一片片雪花,落在宁凡长发之上,落在肩头,落在掌心,于掌中消融。

    如那名少女,从宁凡的全世界路过。

    少女没有再度现身。

    可宁凡却从此地每一片雪花之中,感受到了她的目光,与她的刻意疏离。

    “真是…遗憾。”宁凡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自己到底在遗憾什么。

    只觉得,自己的内心也在一瞬间放空,空的让人孤独,让人寂寞。

    他盘膝于雪中,仿佛一瞬间便过了一千世那般长久。

    他恍惚间,回神,才发现这片心神世界的季节,已不再是隆冬,而是成了…苏春。

    万物开始复苏,草木开始生长。

    一只蚂蚁钻出泥土,从宁凡脚边爬过,如此熟悉,如此陌生,待宁凡伸出去触时,如冰雪消融般,化作点点光芒消散。

    “就连此地一只蚂蚁,也不愿让我接触么…”

    宁凡站起身,在春山的山路上漫无目的前行。

    山路的尽头,是海。

    春暖花开,万物复苏,又到了交配的季节。公海龟趴在了母海龟的身上,发出了酣畅的声音,可随着宁凡的接近,公海龟似有所觉,发出了惊惧般的惨叫,一泄如注,草草了事,并旋即逃入到了海中。

    直气的母海龟叫骂不止。

    “那只公海龟,长得真丑,丑的和乌老八都有得一比了…”宁凡莫名道。

    沿着海岸,继续漫无目的行走。

    忽然间,前方出现了鹬蚌相争的一幕。

    待走近时,才发现并不是鹬和蚌在打架,而是一只鹤,在和蚌缠斗。

    察觉到宁凡接近,那鹤顿时有了片刻失神,匆匆撇下大蚌,远远飞走。

    宁凡望着鹤远去的方向,若有所思,待回神时,就连大蚌都不知跑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宁凡来到了海岸的尽头,在这里,一只野猪正和一只野狗缠斗。

    宁凡没有理会此事,选择朝着另一个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前方又是一座山。

    山坡上,停靠着一辆损坏的牛车。

    牛车之上,放着一个陈旧的酒葫芦。

    明明是第一次看到这牛车、这酒葫芦,可宁凡却怪异的、极为熟练的,一跃上了牛车,并解下了酒葫芦,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辛辣的酒水入喉,如天圆,如地方,如无尽大道从口中流过。

    “味道…很不错呢…”宁凡赞了一句。

    蓦然间,眼前的世界天旋地转!

    他进入逢魔碑的一缕心神,终于到了极限,开始从碑中抽离。

    心神归体!

    画面回到星纪宫,回到小北极山,回到雪谷。

    宁凡的本体,仍在雪谷,可此刻,他并没有站在逢魔碑跟前,手掌,亦没有按在逢魔碑之上。

    手中的触感,并不是逢魔碑的纹理与冰凉。

    而是…

    柔软。

    嗯?

    这是…

    当宁凡彻底回神,眼前的一幕,令他无比错愕。

    在他心神进入逢魔碑之后,究竟发生了何事?

    为何此刻的他,并没有站在逢魔碑跟前,而是趴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少女身上,捏着她的柔软?嗯?

    真的很软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呜呜…”酒小酒好想哭!

    她想不通,正在悟道的宁凡,为何会突然压住她,捏她这里这里还有这里!

    她想质问宁凡是不是故意轻薄她,可,她没发开口问,因为她的口被封住了。

    口对口封住的那种。

    被口对口品尝之后,对方还夸赞一句味道不错的那种。

    一旁,是惊得目瞪口呆的众星魔观众。

    以及,同样面色带着一丝异样的,辛夷女?

    “前辈,我知道你刚刚处在悟道之中,所做的一切都是无心之举,所以,你也不必太过介意。”辛夷女淡然安慰道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众人的告知下,宁凡终于知道刚刚发生了何事。

    当他心神进入逢魔碑时,苍星子等人领着辛夷女、酒小酒来到此地,来观摩宁凡悟道。

    起初,宁凡悟道还算安生,身体如雕像矗立,并未有任何移动。

    可不一会儿,宁凡的身体开始漫无目的走动了,在小北极山上走来走去,似无序似有序地行进。

    众人自是不敢吵醒四处乱走的宁凡,只默默跟着宁凡前进,暗中观摩。

    再之后,宁凡忽然一跃,跳到辛夷女身上,将之压倒在地动作粗鲁地宛如跳上一辆牛车。

    好在宁凡的动作虽然粗鲁,并未对辛夷女做出进一步出格的行动。

    反倒是一旁的酒小酒遭了秧。

    宁凡压倒辛夷女后,酒小酒大急,想要拉开宁凡,救出敬爱的辛夷女前辈,却反倒被宁凡一把推倒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上下其手,捏尽柔软。

    气得酒小酒想要大骂宁凡耍流氓。

    却又旋即被口对口封了口,被狠狠品尝,进而…被赞了一句味道不错…

    “这其实,是一个误会…”宁凡不知该如何解释其中的误会。

    酒小酒气得浑身发抖,偏又人怂胆小,此刻宁凡明明清醒过来,没有再封她的口,她却冷静了下来,不敢过于责怪宁凡的无礼。

    只故作大肚道,“前辈乃是无心之举,小女子毫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实则内心已然认定,宁凡如此这般行为,绝对是故意对她进行的羞辱、报复!

    算了算了,不气不气!气也打不过!气死自己才是血亏!好女子不与魔头斗!总之如此一来,因果应该算是扯平了吧!这家伙都对我这样那样了,我就算不给他酿酒赔罪,也不算亏欠他什么了!

    可还是好气啊啊啊啊!

    “对了,听辛夷仙子刚刚所言,你特意来星纪宫,是为了酿酒送我?”宁凡语带歉意。

    他并非存心轻薄,虽说不太喜欢酒小酒此人,到底是做了无礼之事,又顾忌酒小酒和鱼主之间的关系,心中的歉意更多了几分,实在是不想因为此女伤了和鱼主的情义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打算收酒小酒任何赔罪之礼,而今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更不可能收礼了。如此一问,其实是想拒绝此事,以免对方继续为酿酒之事操劳。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可酒小酒惊了。

    可酒小酒误会了。

    酒小酒只道宁凡此番提问,是想当场索要她所酿的美酒,所以,她很震惊啊。

    心道你宁大前辈都对我这样那样了,居然还不打算勾销之前的因果!这样还不够么!还不能让你满意么!还打算让我给你酿?酒?赔?罪?

    这样好么?

    这样不好!

    我酒小酒就是被你打死,死路边,也绝不再给你酿!酒!

    于是,她想勇敢的回绝宁凡的无耻要求。

    可话到嘴边,居然成了“给前辈酿酒,我很乐意,请前辈务必不要拒绝”。

    没办法啊!

    宁凡此刻正一脸歉意(不怀好意)地看着她,直看得她心里发毛,她实在不敢当面说出任何有可能触怒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她,太怂了!

    太有被害妄想症了!

    这是绝症,没治!

    …

    最终,在宁凡的帮助下,酒小酒轻而易举,从星纪宫搜集到大把的天道紫气,用于酿酒。

    她内心在疯狂拒绝,不想给宁凡酿酒赔罪,身体却很狗腿,张口闭口都是“请前辈务必收下我的歉意”。

    为毛啊!

    为毛是我给他道歉啊!

    为毛不是他对着我的这里那里道歉啊!

    酒小酒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、自我否定之中,失魂落魄离开了星纪宫。

    和她一同离去的,是同行的辛夷女前辈。

    “刚刚,多谢你‘舍身’相救…”辛夷女谢道。

    谢的,是宁凡压住她时,酒小酒不顾安危、扑上来以身相待的事情。

    真的很勇敢啊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这么怂包的小姑娘,会有如此勇敢的一面呢。

    “啊,不客气不客气,前辈千万不要在意此事。能够帮助前辈,是晚辈的荣幸。只要前辈幸免于难,晚辈的牺牲便有价值。”酒小酒自我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但其实,你刚刚不救我,或许更好,可惜了…”辛夷女略感遗憾道。

    鬼知道她在遗憾什么!可惜什么!

    莫非是可惜没能一鼓作气以身相许回报恩公?

    若是如此,我的牺牲岂非毫无意义!

    酒小酒心塞到不能呼吸。

    “但还是谢谢你的好意了。作为报答,我会陪你一同酿酒,需动用法力之处,尽可驱使于我,以此为谢。”辛夷女谢道。

    “…”不,你真的不必陪我!你陪在我身边,不方便我在酒里给宁凡下毒啊。

    算了,反正我也没勇气下毒。

    我还是当一个快乐的怂包好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前辈相助了。”酒小酒礼貌道。

    “嗯,就一般普遍性而言,这仍是合则两利的事情呢。”辛夷女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于是酒小酒心知,自己八成又要被当工具人了,呜呼哀哉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随着酒小酒和辛夷女离去,小北极山恢复了以往的安静。

    星魔们自不敢和聒噪的酒小酒一样,不停吵闹,只敢在一旁静静观看。

    神丸小球在雪谷上空环绕,始终都在为宁凡护法。

    “虽说还没弄清多闻无双让我进入逢魔碑的目的…”

    “要再一次进入逢魔碑么?”

    宁凡目光一闪,心意已决。

    他决定再一次心神进入逢魔碑,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他对众星魔多了一道命令。

    不许旁人在此围观了。

    万一再有谁在他悟道之时,被他如此这般…

    “只是细细想来,我在逢魔少女心神所见,与外界发生之事,隐隐有某种相合之理,这是为何…”

    “那种玄妙感觉,就仿佛…我从前一度追求,却始终无法成功的某事。”

    睁眼!

    细细想来,心神进入逢魔碑的时候,所见所闻,竟有种如梦初醒之感,就仿佛在那里所见,才是真正的睁开双眼,才是真实;此刻的悟道、轻薄、种种经历,其实才是梦境。

    很奇怪、很玄妙的感觉呢。

    “莫非这便是多闻无双指引此事的原因…”

    宁凡心生猜测,却无法得到印证。

    驱走了众星魔之后,终是轻吸一口气,手掌按在逢魔碑上。

    “心神…入侵!”

    佰度搜索 【久久小说下载网www.txtbook.org】,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

推荐

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

报错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目录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