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TXT小说下载网!

TXT小说下载网 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首页 > 历史军事 > 《北颂》在线阅读 > 第0914章 熟悉的推托套路

书签

第0914章 熟悉的推托套路

圣诞稻草人

    【TXT小说下载网www.txtbook.org】,免费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    陈琳听到了寇季的话,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。

    若是寇季真的只是传一个口信,就能让种世衡三人偃旗息鼓。

    那汴京城内的掌权者,有九成都会害怕,其中就包括他陈琳。

    种世衡等人在军中的时候,对寇季言听计从,那是因为掌控着对他们的生杀大权,寇季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军令。

    如今种世衡等人已经脱离了军中,并且已经封了王。

    等级虽然比寇季次一等,但也仅仅是名誉上,不参杂任何权力。

    若是在如此情况下,种世衡等人还能对寇季言听计从的话。

    那就可怕了。

    寇季见陈琳一脸尴尬,哈哈一笑,“你放心,以他们如今的身份,不可能对我言听计从。所以要劝诫他们收手的话,只能亲自去找他们。”

    陈琳闻言,脸上的神色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种世衡在自己府上,他叔父刚从太原过来,他这几日正在陪他叔父。朱能和高卫昭两个人赖在户部衙门,就在户部衙门的班房里。”

    陈琳快速的将种世衡三人的行踪告诉了寇季。

    寇季略微沉吟了一下,道:“那就先去见一见种世衡。”

    陈琳一愣,愕然道:“不先去找朱能和高卫昭吗?他们两个现在惹出的麻烦最大。”

    寇季瞥了陈琳一眼,淡淡的道:“但种世衡才是他们三个里最难对付的。只要种世衡收手,我就算不去见朱能和高卫昭,他们也会有所收敛。”

    寇季简单的解释了一句,不等陈琳再开口,就起身离开了书房。

    陈琳赶忙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寇天赐一个人被孤零零的留在了书房。

    不过寇天赐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,反而继续将目光投在了铺设在书桌上的造船图上。

    寇天赐以前没了解过海,也没了解过海船,甚至连海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所以在寇季最初让他去接触造船图的时候,他兴趣并不大。

    但随着深入了解,寇天赐才发现了造海船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,也了解到了大海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水域。

    在海里,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海产,也埋藏着许多数值不尽的宝藏。

    龙图阁里的典藏卷宗中记载,海里住着庞大到难以衡量的鲲。

    寇天赐特地请教过寇季,也旁敲侧击的从刘亨口中得到了一些海上的消息。

    寇季告诉他,大海里没有鲲,但是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    寇天赐对此十分好奇,他想到海上去看看。

    寇季告诉他,想要出海,就必须先熟悉船。

    寇天赐现在就在熟悉船,以及寇季提出的将一些火器应用到船上的可行性。

    就在寇天赐在府上仔细研究造船图的时候,寇季和陈琳已经出了寇府大门。

    府上的马夫早已备好了马车,披甲持刃的侍卫,站在马车两旁。

    寇季和陈琳上了马车,在侍卫们护送下,赶到了种府。

    种家如今虽然是将门,但府上布置的十分典雅。

    站在种府外,就能清楚的看到种府院墙上冒出的片片绿叶,隐隐还有淡淡的花香飘荡在空气中。

    寇季派人通禀了一声,种世衡亲自赶到了府门口相迎。

    权贵之间,除非是交情特别深厚,不然不适合登门闯府。

    派人前去通禀,是表示对府主的尊重。

    府主亲自相迎,表示对客人的尊重,同时也能彰显出客人身份的尊贵。

    寇季在种世衡的恭迎声中下了马车。

    冲着种世衡还礼以后,就忍不住感叹道:“身份高了,礼数也就多了……还是以前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种世衡一边迎着寇季入府,一边哭笑不得的道:“我们豁出性命拼了半辈子,求的不就是这个吗?

    若是一点礼数也没有,那跟平民百姓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礼数就代表着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份。

    寇季笑了笑,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心中虽然有人人平等的观念,但在这个阶级鲜明的时代,他不得不做出让步,顺应时代。

    不然,他就会被时代当成异类,排挤在外。

    也会被这个时代所有人,一起推进坟墓。

    就像是新朝皇帝王莽。

    在一个世家大族把持天下的时代,推行一套跨时代的政令。

    最终的结果就是世家大族携手将他推进了深渊。

    汉光武帝刘秀,是天命之子不假,可他能够强势崛起,再兴汉室,离不开世家大族的支持。

    若无世家大族支持,刘秀想要再兴汉室,估计只能祈求苍天。

    寇季在种世衡引领下,入了种府。

    一进院子,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。

    有的是种府的人,穿戴着种府仆人特有的黑衣。

    也有的不是种府的,他们拖家带口的站在种府的院子里,等待着种府的管事安置他们。

    寇季略微扫了一眼,对种世衡笑着道:“这才短短几天,你就搜罗到这么多人手了?”

    种世衡闻言,笑容灿烂的道:“这还只是一部分……”

    看得出,他对自己搜罗到的匠人数目和匠人质量很满意。

    寇季感慨道:“那可是大丰收啊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笑容更灿烂。

    寇季幽幽的道:“只是光盯着汴京城薅,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?我大宋各地皆有匠人,其中不乏能工巧匠,你完全可以从我大宋各地搜罗匠人,没必要只搜罗汴京城里的匠人吧?

    你也是担任过三军统帅的人,应该明白。

    一营抽一个兵,对军中的战力不会有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可一营抽一百个兵的话,军中的战斗力就会大大下滑。

    你若是从我大宋各地搜罗匠人的话,对我大宋不会有半点影响。

    可你只从汴京城搜罗匠人的话,那汴京城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将会现如无匠人可用的地步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,盯着寇季道:“招募匠人,可是你提点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寇季翻了个白眼,“可我没让你们只盯着汴京城薅啊?官家直到现在也没找你们麻烦,那是看在你们对大宋有大功的份上,容忍着你们。

    你们还真以为官家奈何不了你们?

    任由着你们胡闹?

    官家要是发了火,你这个王爵是怎么得的,就得怎么还回去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表情生硬的干笑道:“没……没那么严重吧?”

    寇季没好气的道:“官家家大业大,治下的百姓多达数千万,其中匠人恐怕多达百万之数。

    你招募一两千带走,官家根本不会跟你计较。

    毕竟,跟你对大宋的功劳比起来,那点匠人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可你招募匠人就招募匠人吧。

    总是从官家眼皮子底下招募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觉得官家好欺负?

    你不给官家留脸面,官家能不火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寇季狐疑的盯着种世衡,“你又不是什么蠢人,这种道理你不会不清楚。你是故意在触官家霉头,还是说你当了几天郡王,觉得郡王没意思,打算给官家还回去?”

    种世衡撇着嘴,“道理谁都懂,可是时间不允许。官家就给了我们一个月时间收拾东西,一个月以后我们必须离开。

    所以我如果派人去大宋各地招募匠人的话,根本来不及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冒着风险在汴京城大肆招募匠人。”

    寇季瞥着种世衡道:“现在来不及招募,可以陆续补充。你去东阳的路上,也可以沿途招募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往身后瞧了一眼,见陈琳规矩的待在他们身后很远的位置,便凑近了寇季,压低了声音道:“沿途我想招募一些百姓带上。到了东阳以后,我会吩咐部曲和旧部将他们训练成兵马。

    常言道: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    在没有彻底掌控东阳前,我可不会用倭人为卒。

    你难道就不想招募一些百姓带过去,训练成兵马,镇压韩地?”

    寇季瞥了种世衡一眼,不咸不淡的道:“宝庆公主和天赐马上就要成婚了,官家赐了三千甲士当陪嫁。

    三千甲士,再加上我们王爵可以配备的侍卫两千,再加上我府上的部曲、旧部。

    勉强能凑七八千人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听到这话,羡慕的眼珠子都在发红。

    无论是赵祯赐下的甲士,还是寇季正在挑选了侍卫,以及寇府上的部曲、旧部,都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他们凑在一起,立马就能拉出去打仗,根本不需要训练和磨合。

    寇季再随便凑一凑,一支万人规模的兵马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刨去火器的情况下,他们的战斗力必然不弱于大宋同等数量的禁军。

    在兵马已经被扫除干净的韩地,一万战斗力彪悍的悍卒,足以让寇府快速的掌控韩地。

    种世衡有些泛酸的道:“七八千人而已,分配到了高丽各处,也没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寇季笑着道:“所以我打算回头去信给狄青,让他将静塞军的兵营挪一挪,尽可能挪到鸭绿江边上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咬牙道:“狄青纵然将静塞军兵营挪到了鸭绿江边上,也不可能率军进入到高丽帮你。”

    禁军如今是大宋最重的公器。

    除非大战,不然不能轻易调动。

    更不可能公器私用。

    所以狄青就算将静塞军的兵营挪到了鸭绿江边上,也没办法率军进入到高丽去帮寇季。

    纵然是高丽被人灭了,狄青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。

    除非他手里有枢密院的出兵文书,以及寇季奏请朝廷出手相救,朝廷答应相救的文书。

    寇季淡然笑道:“狄青只需要陈兵鸭绿江边,就足以压的那些高丽人喘不过气了。根本不需要领兵过鸭绿江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听到此话,心中生出了一点无力感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寇季,所以收敛了自己的神情,长叹了一声,“我没办法跟你比,你的封地紧挨大宋,边上还驻扎着一支禁军,必要的时候可以狐假虎威。

    我封地在海上,根本没办法借助任何力量。

    只能靠自己。”

    寇季摇头道:“你完全可以和刘亨守望相助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几乎毫不犹豫的道:“刘亨手底下的兵马,肯定会有倭人,倭人我信不过。”

    寇季叹了一口气道:“出了汴京城,你想怎样就怎样。在汴京城里,你最好还是收敛一下,别再大肆的去招募匠人了。

    闹得太大的话,不好收场。

    你也不希望你这个东阳郡王,才做了几天,就被削为一等公吧?”

    种世衡再次瞥了一眼站在他们身后很远处的陈琳,收回目光盯着寇季道:“你是来给官家传话的?”

    寇季直言道:“官家懒得搭理你们。但满朝文武闹起来的话,他需要给满朝文武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沉吟了一下,点头道:“我懂了,烦劳你告诉官家,种世衡绝对不会让他难做。”

    寇季点头笑道:“那就好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寇季准备拱手离开。

    就听种世衡道:“不多坐坐?我叔父就在后院,不打算见一见?”

    寇季摇头笑道:“我既不信道,也不习文,见你叔父做什么?找不自在吗?”

    种世衡郑重的道:“我叔父的兵法谋略,不输给我。”

    寇季失笑道:“兵法谋略我也不太懂啊。难道你忘了,我可是大宋众多重臣中,唯一一个不学无术的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一愣,皱眉道:“那只是愚人的偏见。”

    种世衡和寇季共事的时间也不短,甚至寇季是一个学究天人的人。

    绝对不是汴京城里盛传的那种不学无术的人。

    对一些人而言,书本上的学问才是学问。

    可对另一些人而言,世事洞明亦是学问。

    前者把路走窄了。

    后者走的才是通天大道。

    种世衡觉得,寇季就属于后者。

    寇季听到了种世衡的话,摇头笑道:“明见也罢,偏见也好。又影响不了我的地位,也改变不了我的功绩。

    计较那些做什么?”

    寇季说完这话,迈步离开了种府。

    在寇季离开后不久,一个身着道袍,白发白须的老者,出现在了种世衡身边,一双明亮的眼睛,望着寇季离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种世衡见到了老者以后,忍不住开口道:“叔父,此人如何?”

    老者沉默了片刻,幽幽的道:“天纵奇才……”

    种世衡愣了一下,迟疑着道:“我知道他厉害,也知道他有才,可用天纵奇才形容,是不是有点夸张?”

    老者目光落在了种世衡身上,淡淡的问道:“你这话算不算是愚人的偏见?”

    种世衡顿时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因为老者用他的话,反驳了他。

    老者在种世衡陷入到了沉默以后,感慨道:“能在太平盛世出现的时候,屹立在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怎么可能是凡夫俗子?

    你比他,差了可不是一星半点。”

    “种古呢?”

    “云泥之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种谔呢?”

    “比你差了点……”

    “叔父,那可都是您最疼爱的侄孙,您就不能说点好听的?”

    “你喜欢自己骗自己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寇季并不知道种放和种世衡叔侄二人对自己的评价,也不知道种世衡那他跟自己,以及自己的两个儿子做比较。

    寇季出了种府以后,就赶往了户部衙门。

    在户部衙门的班房里,找到了正在对饮的朱能和高卫昭。

    两个人盘膝坐在班房里供给户部官员歇息的火炕上,面前摆着一张方桌,方桌上摆满了酒菜。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苦着脸站在边上给他们两个人斟酒。

    寇季入了班房,就忍不住开口道:“你们两个好大的架子……”

    朱能和高卫昭见到了寇季,反应不一。

    朱能热情的招呼着寇季过去陪着他一起喝酒吃肉。

    高卫昭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,一脸的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寇季走过去,坐到了炕上,一边抄起一双干净的筷子吃菜,一边道:“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点过分了?”

    寇季和朱能、高卫昭说话,完全没有跟种世衡说话时候的委婉,而是直接开门见山的发问。

    朱能听到了寇季的话,嚷嚷道:“不是我们过分,是户部的人过分。咱们请他们开设边市,他们不肯,让他们免税,他们也不肯。

    咱们到了封地以后,将牛羊便宜的贩卖到中原,得益的可是朝廷和百姓。

    咱们赚到的只是一些蝇头小利。

    咱们这是在为大宋建功,户部的人居然不答应。

    你说他们过不过分?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听到了朱能的嚷嚷声,脸色更苦,不等寇季开口,他就抢先一步道:“西伊郡王殿下,此事下官做不了主,下官的几位上官,如今也都有要事在身。”

    朱能瞪着眼,质问道:“尚书呢?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赶忙道:“殿下,此事就算是陈尚书出面,也做不了主。此事需要奏报到政事堂,由政事堂的三位相公和官家商量以后,才能定夺。”

    朱能喝道:“那你们就奏上去……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苦笑道:“可您没有相应的文书,下官等人没办法上奏。此事需要您到了西伊以后,派人到鸿胪寺交涉,在缔结了文书以后,再交到我户部核查,核查过后才能上奏。”

    朱能听到这话,气不打一处来,他指着户部员外郎对寇季道:“你看到了吧。咱们在户部待了好几天了,他们来来回回就是这番话。

    又是要这,又是要那的,我上哪儿给他们弄去。

    等我弄完了这些东西,恐怕都到年后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又让我拿别的东西的话,那岂不是又得耽误下去?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的推托之词,寇季听着十分耳熟。

    他原想着尽快将朱能和高卫昭劝走。

    但听到了户部员外郎的推托之词以后,立马改了主意。

    寇季对朱能摆了摆手,“稍安勿躁。”

    朱能冲着户部员外郎哼了一声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寇季目光落在了户部员外郎身上,淡淡的问道:“户部不给西伊郡王和燕山郡王开具免税文书,我倒是能理解。

    此事涉及到朝廷税收,需要户部上奏给政事堂,由政事堂定夺。

    亦或者是西伊郡王和燕山郡王直接上书给政事堂,直接由政事堂定夺。

    可开设边市,一直都是我大宋主导,各地的边市也都是我大宋在管辖。

    户部主管此事,拥有一定临机专断之权。

    此事虽然需要一些文书,可开设边市和准备文书,可以同时并行。

    为何户部推拖着不办此事?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听到了寇季的质问,略微愣了一下,赶忙道:“免税……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仅仅说了两个字,就被寇季给强硬的打断,“开设边市和免税完全是两件事,你别拿免税跟我说事。

    同意开设边市,不代表就一定要免税。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见此,额头上浮起了一丝细汗。

    户部推拖着不给办,无非就是怕麻烦。

    朝廷在开设边市的政令上虽然很宽松。

    但是一旦要开设新的边市,户部就必须派遣出一个职位不低于员外郎的人赶到边地去监督、记录、沟通此事。

    必要的时候还需要跟另一方商谈、订立边市的管理规矩。

    往往一待就是一年半以上。

    朱能和高卫昭二人的封地都远,而且都是穷乡僻壤,户部没人愿意去西北吃沙子、烧牛粪,所以才推托着此事。

    寇季知道其中的猫腻,但是没有戳破,他见户部员外郎陷入到了沉默以后,冷冷的道:“开设边市的事情,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快奏上去。不只是他们两个人的封地需要边市,我的封地也需要。

    至于免税的事情,就不需要你户部管了。

    此事我会让他们自己上书政事堂。”

    户部员外郎听到这话,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,低声道:“韩王殿下,此事下官可做不了主。”

    大宋朝,除了赵祯、吕夷简等少数人知道寇季随后会留在汴京城以外,其他人尚不知道此事。

    所以户部员外郎才敢硬着头皮在寇季面前说这话。

    毕竟,寇季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快要去就藩的王爷。

    一旦去了封地,就跟汴京城再无瓜葛,也没办法打压、针对汴京城,乃至大宋朝的所有官员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需要推托一番,熬到了寇季去就藩,就不用再惧怕寇季了。

    寇季身份地位在哪儿摆着,他明面上敬着就行。

    寇季以后管不到他们,所以他不怕得罪寇季。

    佰度搜索 【TXT小说下载网www.txtbook.org】,全集TXT电子书免费下载!

推荐

目录 设置 手机 封面 书架

报错

上一章 | 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目录X

设置X

保存 取消

手机阅读X

手机扫码阅读